pharos

Sacrifice 西斯空寂

       月牙色的阳光洗白了窗帘,海水涨到玻璃的一半,光线被折射成波纹状,流淌在木地板上。她的北欧面孔在昏暗中更加深邃皎洁。


       秋凉隔着单衣附上全身,衣抉翩飞,冷到骨子里。窗外有大鱼擦过玻璃,击声钝重。他们篮球大的眼睛麻木无神。


       屏幕闪烁着,她想,他是不会来了。说不定他已经成为那些大鱼中的一个了呢。想到这里她打开窗,海水带着余温涌进房间,打翻了一杯冒着热气的滤过海水,淹没了她。她脱下沉重的衣服,变成了一条鱼。


       他冲进房间的时候,水势平缓下来。她悬挂在吊灯上的十字架还在摇晃。他回忆她的脸,却想起深邃皎洁的神像。

秋天要去南京

        脊柱侧弯集训基地的门口,他和她抱着作业愤笔。南京的桂花开的晚,香气几不可察



       秋天要去南京,要去星巴克买桂花咖啡,要在万达跟踪open stage的音乐会。  

             

      要在先锋书店看Agatha 的小说。


       傍晚去地铁站的路上,她突然停下来,羌尔一笑。你看,她指着医院外的铁栅 。

      

      一只小白猫在一乍宽的栅栏缝里穿来穿去,到了另一头,似乎觉得很有趣,抖抖柔软的小身体,又开始绕着栅栏画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