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aros

蔚蓝深海(下) 工程师喻&灯塔驻守员黄

     6.


     有时候喻文州回想起师姐说的话,心里会有一种被海水丝丝漫过又离开的感觉。


     明晚是除夜。


     ''前辈要我帮你拎个包吗?''黄少天裹得严严实实,胳膊都放不下来。


     ''少天,除夕夜能下塔吗?''喻文州答非所问,他别过头去收拾箱子,没有看黄少天。


     ''能!前辈你要带我出去吗?''琥珀色的眼眸一亮。


     ''明晚8点左右,在街口等我好吗?''


     ''好......''黄少天犹豫了一下,欢欣起来。喻文州转身,黄少天怔怔地扬起头。喻文州张开双臂,望向他。   

    

     黄少天犹豫着,迟疑着,缓缓伸出双手。


     喻文州没有迟疑。他欺身,将黄少天的头埋进颈窝。这个举动让他心悸。最后,喻文州掀起黄少天厚重的刘海,留下一个干净的吻。


     

7.


     ''我跟随着你,紫槐寂静,蜜蜂停在它的柱形花上。细小的苦楗叶子很像我的发卡。时光很快就会过去,成为草丛里一块墓碑,字迹模糊。''


     黄少天哼着歌,穿越森林。雪落下的声音在他的听力里,与雷鸣无异。所以他犹豫再三带上了耳机,白色的索尼,隔音效果真好。


     欢欣的他还不知道,迎接他的并不是喻文州。


     喻文州知道自己超速了,但他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知道父母不会同意他的选择,但没想到他们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家里空无一人,桌上的字条触目惊心。


      他竭力逃离的家庭,最终以更残忍的方式锁住了他。


     7:28,黄少天来的有些早了。他猜喻文州会来的早一些。


     可是来的不是喻文州。


     ''黄少天,是吗。我是喻文州的父亲。''西装革履的父亲说。


     黄少天看看对方得体的衣着,看看自己洗的发白的厚牛仔裤,无意义地答道,''是....''


     ''耳机拿下来,起码的尊重。''


    黄少天摘下耳机的一瞬间,世界,混乱像这个男人身后的霓虹灯与车流一样向他涌来。耳膜在不断地穿刺,伴随着尖刻的言语。


    ''你们不会有结果的.......你们后悔的时候求谁都没用。自食恶果......你是在用自私的方式害了他........中国没有法律可以保障你们.......你有公布取向的胆吗.......别人会怎么看文州......文州这么大也不是白养的,你的文凭工作配得上吗,请你也想想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耳朵有毛病吧,你是聋吗.......文州不懂事我来决定......你乘早滚吧,我们的生活容不下一个脏兮兮的......你这种人就是社会的败类。''


       车流尖锐的鸣声划在心上,鲜血淋漓。


       最后一个响亮的耳光。


       曾经有人说过,相爱的人无惧任何困难。为什么黄少天此时没有任何反驳的勇气。


       也许是男人的每一句话都太过真实,太过符合黄少天的梦魇,太过切实黄少天面对的一切。


       车辆很快在车流中消失,冰冷的北风将脸上的泪水撕扯殆尽。前辈没来。他是不是放弃我了?


       看吧。


       黄少天感受到耳膜撕裂般的疼痛,回头。他要独自穿过寒冷黑暗的森林,回灯塔取走必需品。是时候给自己放场假了,他想。只是没料到会是一个人。


       前辈你知道吗,我很喜欢王尔德。我知道他也是同性恋,他的结局很悲哀。我千百遍地读他的作品,试图找出他流露的心血。


       患上这个病的初期,我以为自己再也听不见了。我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说话,怕有一天忘记怎么说话。以至于后来再也改不掉了。


        我把你的名字刻在灯塔的砖墙上  ,和你待在一起的每一刻,都当成最后一刻来过。


       是时候说再见了前辈。


      

 

        8.


       黄少天踮起脚,撑起不高的身板向前看。还有四个人。身上的蓝马甲薄薄的,廉价而劣质。


       他现在已经完全听不到了。上午晴朗,他计划好来领残疾证。


       放弃在灯塔的工作,靠残疾证找个海边的小城市呆呆。忘了那个人,了却一生。


       他在呆愣愣地想着的时候,眼前那块方形的阳光被遮住了。抬起头就立刻被一个吻堵住了嘴。


        他看到一个喻文州,一个疲惫的,悲哀的,胡子都没刮干净的喻文州。背着大包,看上去走了好久。


        自己是跑的有点远了。


        喻文州在说话,在急切地用湛蓝的眼睛看他。黄少天反而冷静下来,指着耳朵,摇摇头。他试图在喻文州的眼里找到诧异。


       然后,在黄少天无声的世界里,喻文州跪下来,从包里掏出宝蓝色的小盒子,打开。

       

       

       9


      蓝雨俱乐部的饭局难得一次没跑题,大家欢送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打算去旅游一趟,然后到英国投靠王杰希。  


      当他俩一身酒气地瘫倒在宾馆时,喻文州爬起来给他收拾。黄少天觉得,自己是不是该主动一下啊,然后他也爬起来,站在床上俯视喻文州,摇摇晃晃地抱住他。


       然后黄少天唯一记得的感受就是,听不见喻文州的声音真的很可惜。


       喻文州独自醒来时,微光已经透进窗户。他舔舔干裂的嘴唇,小声念出诗:


       ''我是这最末一个,纵容你支离破碎的言语在风中舞蹈。


       将他们拼成古老的长诗。


       我是这最末一个.......


       ''在未见光明时,不指责黑暗,许以蔚蓝深海,与你寂静同眠......前辈,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没有。''他摇摇头。吃惊地笑笑。


      我们之间不需要语言。如果你寻求宁静,我愿做你的蔚蓝深海。


 

                                                fine.



作者遗言,完结。灵感来源于对烦烦话痨原因的胡思乱想。希望大家喜欢。诗歌改编自阿毛的《我是这最末一个》祝期中考试顺利。



      


     

蔚蓝深海(中)工程师喻&灯塔驻守员黄

     3.


       喻文州简单地洗漱,确保周身不会再有浓重的海腥味。灯塔里高低交错的结构被黄少天利用的淋漓尽致,洗漱间宽敞明亮。


       房间六米见方,单人床刚好能嵌进一个喻文州。墙上装了深色木架,摆上书。喻文州在其中看到了诗集,小说和一两本哲学书籍。黄少天喜欢石黑一雄,萨冈和梭罗。


       床头放着一本王尔德的童话,装帧素简。


       四面墙是极浅的灰蓝色,唯独天花板是灰色。经典的搭配,只是有些压抑。喻文州想。


       关上灯,落地窗里可以看见海面上明明灭灭的橙红色渔火,连成一条浮光。转过头,喻文州惊出了冷汗。

  

       天花板上用荧光颜料绘制了北欧风格的壁画。如果他没记错,那个鱼尾生翼的女妖,就是赛壬。


       女妖别过头,深邃的面孔望向蔚蓝深海。


        4.


       黄少天进入z大的那个秋季,z城被阴冷潮湿的天气所充溢,秋雨连绵。喻文州肩部的红袖章在黑白灰的世界里,突兀地出现。


       喻文州,学生会主席,气质出众,行事游刃有余。而黄少天的出现,着实抛开了一串难题。


       计算机系,学号是年级最末一个,所有的理科生分成宿舍,他和文科生分到一个宿舍。阴雨绵绵的周一,喻文州宣读宿舍分配名单,当场就有人反对:''来z大是欣赏这所学院的能力,但是我们也希望有一个符合z大水准的学习环境。''

       

       黄少天摇晃了一下,站起来,青涩的声音说:''不劳费心,我会半工半读的。''长长的刘海遮住年轻的面孔,看不出情绪。


       那人找不到反驳的借口,酝酿好久,憋出一句 ''知道就好''。


       喻文州还是过意不去的。他找到一件职工宿舍,二人间,距离教学楼近,宿舍楼远。一个大雨天,他领着黄少天到这里来。雨声在心里敲出一丝凉意,走廊外,一枝水红色枫树在雨中摇曳。

  

       小学弟开心地笑笑,露出一对小虎牙。''谢谢前辈,前辈真厉害。''


       一瞬间喻文州觉得做过的任何事,都没有这么成功。


       他开始留意这个男孩。张扬的茶色头发,琥珀色的眼眸,走到哪喜欢带本王尔德的书,喜欢自言自语,一说一大串,自己笑起来。别人问从不说,因此人际狼藉。


       一起工作的学姐问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啦。他警觉地否认,做出云淡风轻的样子。忍不住好奇,问她为什么这么想。学姐说:


       '' 你开始发呆了,你的步伐不再生风,时间开始柔和而非板上钉钉。因为你的时间有一半是你喜欢的人的,觉得年轻的时光过得快,就是这样。


       文州,我快要毕业了。曾经最向往的时间都溜走了。留一点时间做你想做的事,因为我们都不敢说什么是成功的人生。''


       喻文州否认自己有喜欢的人,他开始畏惧这种感觉,他害怕自己的人生轨迹会不可挽回地偏离。站在高处的人,往往更害怕坠落。


       时间如学姐所说,飞逝而去。喻文州逃避了那个难以直面的事实。那年,喻文州大四,黄少天大二。


      大二的计算机竞赛,黄少天出乎意料地夺冠。坐在角落里的茶色头发的少年,将会代表z大参加大学城竞赛。


      他本有才华,只是不露锋芒。


      有些人心里落差太大。找茬的人在黄少天端着水杯时抱着电脑撞过去,称其故意用水泼他的电脑。事实上电脑上所沾的液体,是溅到到黄少天身上的三分之一不到。电脑是故意损坏的旧电脑。

      

       可惜他的算盘打错了。他没料到黄少天随身携带的水杯里不是水。

     

       ''教学楼禁止带饮料,你这是不把校规放在眼里。''那人竭力引起动静,提高了音量。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四面楚歌。


      喻文州赶来时,正好看见这一幕。黄少天手中的水杯摔落在地,碎玻璃溅开一片。双眼紧闭,脸色惨白,颤抖着捂住双耳,失去平衡倒下。碎玻璃划出血液,冰冷的地面蔓延出妖冶的曼珠沙华。


       喻文州本能地冲上去抱起他,狂奔到医务室。校医快速地检查后,拨通了当地医院。一路上喻文州篡住黄少天的手,似乎这样,可以阻止他随风而逝。


       5.


      ''对人群和声音的恐惧症,中度抑郁,严重的耳鸣,听觉神经衰弱。被称为深海效应,或是人鱼效应。'' 喻文州喃喃自语。睡的早自然醒的早,他看一眼手表,才4点出头。


       窗外的海面上渔火依旧暖红。黄梁一梦。


       喻文州突然想去看看黄少天。他利落地穿衣,拿起钥匙,打开手电。他靠着灯塔的墙壁上楼,砖砌墙让他恍若身在中世纪。


       ''少天?''喻文州向楼上喊道。

      

       '' 0810号魏琛,0810号魏琛,收到请回复。'' ''这里是0810号魏琛,请指示。''


       ''冰雨寒流还有30分钟到达,二十分钟内确保所有船只归港。能见度c级,已开启对讲机。指示完毕。''收到。''


       喻文州戗在楼道里,听着黄少天极轻极快的敲了两下键盘,冲出铁门登上塔顶。塔顶传来他小跑的脚步声,几秒寂静,然后是尖锐的金属摩擦声。从窗户里看到灯塔的远光转向。


       然后又是细密的脚步声,喻文州走进工作间。黄少天关上门走进来,脱掉皱巴巴的塑料雨衣。看到喻文州他愣了一下:''前辈早上好.....诶,前辈你没睡吗,是不是睡不惯,是不是夜里太冷了.....我就是担心你睡不好刚打算下去看看你你就上来了,对......''

     

       ''没事,醒了,上来看看你。''喻文州打断他冗长的自责。把外套脱给他。黄少天摇晃着回到工作台上,打开对讲机:''0810号魏琛换班,收到请回复。''


       ''少天我换上来了,淋得不轻吧。抓紧休息,我刚起。''


       ''轩儿,四号不在吗?''


       ''叶不羞攒了年假陪苏沐秋去旅游了,今天我代班。大爷的,可真是冻死我了。''郑轩哆嗦着说。 


        黄少天应景地打了个喷嚏。浑身溅出小水珠。活像一只淋过雨的小狗。喻文州实在看不下去了。''少天,下去吹头吧。''他拍拍黄少天的肩膀。


       已经在梦乡流连的黄少天被这句 ''少天''炸成了烟花,僵硬地站起身,''好......前辈,我家没有吹风机......''


        ''知道,我带了一个,在日本买的,几乎没有声音。''喻文州回到起居室,打开行李箱翻出吹风机。他把黄少天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脑袋,摁在椅子上。黄少天不安分地眨眨大眼睛,睫毛触到喻文州的手心,有些痒。


       借着这个机会,喻文州顺顺手里细软的头发,''什么时候染的发?看起来很适合你。''


        ''十五岁。''黄少天闷闷的说。


        一些失足少年的相关特征蹦进喻文州的脑海。''前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小时候体质差,头发颜色浅,每升一个年级就要和老师解释一次。不知道的人说我不学好,同学笑我是黄毛,后来一气之下染了发,不用解释了。叶修说这叫......茶色。难听点,就是杂种金毛的毛色。''


       ''我没认为你染发有什么不好。我觉得你挺好一个人。家人同意吗?''喻文州轻轻揉着手里的头发,吹风机吹出发旋。


       ''同意的,而且半年后他才看到我染发的样子。魏琛,我父亲,我是他领养的。他不想改我的姓,让我将来找到家人。三年前叶修和张佳乐和父亲出海,后来张佳乐到医院接我,告诉我父亲罹难了。''


      '' 这样。''喻文州歉意地说。


      '' 前辈,这两天麻烦你了。本来你是来工作的,结果过的像保姆。明天不一定能.......''


       语速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小,黄少天睡着了。

       

       5.


       黄少天一睡就是十个小时,久到醒来时像一个世纪都过去了。梦里有他憧憬的人。然后梦想成真。


       主角端着马克杯,出现在门口,湛蓝的眼睛微笑。''下了面条,吃不吃?''


       靠饥饿感支持作息的黄少天利落地穿衣服下床。呆毛翘成问号。''吃吃吃,前辈你真好啊。''


       灯塔五面玻璃墙壁被濛濛冬雨和水汽染成海蓝色。喻文州觉得,这样的生活,不像是在地球上。黄少天吃的勤勤恳恳,风卷残云。


       黄少天利落地收拾完碗筷,带着喻文州参观他的塔。'' 前辈,你耳朵靠着玻璃,如果冷的话用手抹一抹。我以前学物理的时候,每次看到把耳朵贴在钢管上听到两次敲击声的题目

都觉得耳朵会冻在钢管上...... '' 黄少天自觉多言,皱了一下眉毛。


      '' 然后呢?''喻文州照做,听着他说话。


      黄少天站到喻文州对面的玻璃墙前,微凉的房间里只有雨声。他将嘴靠近玻璃,喻文州看着他唇瓣开合,仔细听,熟悉的青涩的声音从房间的彼端附在玻璃上传来。


       ''我是这最末一个,留着短发与披肩。

       

        我是这最末一个,用笔写信,用雨水画    眼泪。


        并且看见一枚种子如何长成全新的爱。


        我是这最末一个,像从没看见那样惊讶

 

        和专注。

  

        你和你的幻想一直忧伤。


        我是这最末一个欣赏者,因为我是最初那一个


         纵容蓝色的缎带飘成大海,纵容笔下的文字


         预示你全部的成长。''





         作者遗言,上一次忘了推荐bgm。

     

         欧美风:《Blue》个人喜Keith Hanley

                     《Dark Paradise》


         古典风:《Carlo Domeniconi(Koyun baba ,Op.19)》杨雪霏


         日语系:《lemon 》


蔚蓝深海(上)工程师喻&灯塔驻守员黄

    1.


    北方的海风吹在喻文州的脸上,浓重的腥味让坐了三小时车的他更加难受。

    郑轩走在他旁边,说着安慰的话,掏出一袋面霜递给他。''欧诗丹的,涂了会好受点。''


    喻文州低头抹开,再抬头望望天,傍晚时分,天空和海面相映玫红色,黑色礁石,野草半人多高,天际血红。一片莽莽苍苍的荒凉景象。


    黄少天看见了他们,挥挥手,茶色头发被镀上玫红的轮廓,看起来很温暖。


    2.


    ''喻文州,二级工程师,现因项目实施要在这里暂住约一个月,还请关照。''他伸手,与对方的相握。''我叫黄少天,今年二十岁,浙江人。''对方琥珀一样的眼睛含着腼腆。


    喻文州想起,王杰希是不是说过,''请他多关照你''。眼前的人年纪轻轻,身材苗条,张扬的茶金色头发。上塔的时候,他想着。


    进了工作间,喻文州不想再维持形象了。他瘫坐在行李箱上。黄少天端着一碗粥,愣在原地。一瞬间喻文州以为他被烫到了,郑轩上前一步,''少天,走了。''说罢他出门,向塔顶上去。黄少天回过神,歉意地把碗放在桌上,跟上郑轩。


    天色尚还亮倘,黄少天提起和他一样高的长铲开始挖沙子。喻文州踏上塔顶的沙子,匪夷所思。''这是什么?''他指向塔顶中央的小盒子。喻文州在业五年,从未见过这种设施。

  

    黄少天倚在铲子上,海一样蓝的天空映着茶色头发与明眸愈发柔和。''喂鸟,''他有些不好意思:''晚上有很多海鸟停在塔顶,这个盒子可以让它们吃到干燥暖和的食物,不会死于长途飞行。我没有放饲料,里面全都是藻类和鱼。有的会在这里睡觉......''他的语速越来越快,音调越来越高,然后戛然而止:一只反嘴鹜落到塔顶,把头埋到翅膀下睡着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看着他衣抉翻飞,深蓝色风衣与海和天际揉在一起,茶色的头发被风撩起,苍白的脸颊上有皴,和鼻头一样在秋意中泛红。 


       这一刻惊为天人。喻文州在海风中,感受着心悸。


       ''一二三,洛阳铲......''郑轩把沙子铲到一边。''为了保持塔顶干净没有味道,郑轩和我铺了点沙子。鸟起飞要用力,所以放了岩石。你看它们都不怕人,这么多人在也能放心睡。这是不是也挺危险......''黄少天解说道。


       ''为什么又撤掉?''


       ''刚刚下雨了,沙子有点潮,今晚冷空气会到,怕他们冷。''黄少天关上话匣子。


       喻文州很惊奇,惊奇世上还有这样的年轻男孩。他喝完粥,胃里打的结也解开了。黄少天和郑轩铺上沙子,搬来石头。


       天黑透了以后,郑轩下了塔。''保重,''郑轩说,''你最近好很多了。''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轩哥,你才保重。叫我增重好吧,你才是有危险了。''郑轩薅了把黄少天的头发,''你看看你,刚夸你几句就上天了。讲真,照顾好自己。'' 


       说罢,郑轩转向喻文州,''也麻烦你了。''

    

       '' 不,我还是麻烦你们了。''喻文州笑道。


      郑轩出了门,黄少天才回想起来喻文州的事。他仔细一想,倒吸一口气:''不好!''


      ''怎么了?''喻文州也跟着紧张起来。


      ''你的被子和床单今天下雨没晒干你睡不了楼下的单间了啊实在是抱歉……''黄少天克制住语速与抓狂的欲望,深呼吸一口气。''你睡我房间吧前辈。我8:30到5:30的班。''

    

       前辈?

   

       ''前辈不知道吗,我也是z大的学生。也对,我成绩一般,大四也没念。我那一届人都把你当楷模啊前辈。你所有的文章我都看了.....''

黄少天一惊,刹住车。他应该不会想到吧。


       ''学弟好。''


       黄少天惊愕地抬起头,看到喻文州温和的笑容。


       ''那么少天,带一下路。''


       ''......好。''

     

       黄少天掏出钥匙开门,帮喻文州开灯。他把钥匙交给喻文州,小声说:''晚安。''


       喻文州靠着门,无声地坐下。


       没想到还有机会听你叫一声前辈。




       作者遗言,个人感觉剧情慢热,喜欢的话请留意一下。学生狗,更新不定。

Sacrifice 西斯空寂

       月牙色的阳光洗白了窗帘,海水涨到玻璃的一半,光线被折射成波纹状,流淌在木地板上。她的北欧面孔在昏暗中更加深邃皎洁。


       秋凉隔着单衣附上全身,衣抉翩飞,冷到骨子里。窗外有大鱼擦过玻璃,击声钝重。他们篮球大的眼睛麻木无神。


       屏幕闪烁着,她想,他是不会来了。说不定他已经成为那些大鱼中的一个了呢。想到这里她打开窗,海水带着余温涌进房间,打翻了一杯冒着热气的滤过海水,淹没了她。她脱下沉重的衣服,变成了一条鱼。


       他冲进房间的时候,水势平缓下来。她悬挂在吊灯上的十字架还在摇晃。他回忆她的脸,却想起深邃皎洁的神像。

秋天要去南京

        脊柱侧弯集训基地的门口,他和她抱着作业愤笔。南京的桂花开的晚,香气几不可察



       秋天要去南京,要去星巴克买桂花咖啡,要在万达跟踪open stage的音乐会。  

             

      要在先锋书店看Agatha 的小说。


       傍晚去地铁站的路上,她突然停下来,羌尔一笑。你看,她指着医院外的铁栅 。

      

      一只小白猫在一乍宽的栅栏缝里穿来穿去,到了另一头,似乎觉得很有趣,抖抖柔软的小身体,又开始绕着栅栏画s。